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短篇鬼故事

短篇鬼故事

短篇鬼故事频道发布最新原创短篇鬼故事,短篇鬼故事大全,短篇恐怖鬼故事,短篇鬼故事小说,短篇恐怖小说,超吓人短篇鬼故事等鬼怪故事。

安全帽

“差安全帽,差安全帽。”张晨辉再一次被梦里的那个声音惊醒。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,但他隐约能猜出,这个人是前几天出事的那个员工。张晨辉是一个建筑工地的总负责人,根据工头的说法,那名员工是被坠物砸中头部死亡的。 更多 >>

冥鬼

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传说,在午夜12点时,拿起电话拨12个0,这样电话就可以通向冥界。由于常常熬夜上网,所以我经常会心绪不定,有时候总是走神儿。有一天晚上,不知为何就想起了午夜12点的这个恐怖传说。 更多 >>

死人改碑文

李相文很伤心。妻子去世已经三个月了。他依然在後悔,後悔那天晚上不该让她出去为得病的自己去买药,跑了大半个市区,回来後不久就因为淋了雨而病倒了,病得把生命也赔了进去。悔恨和思念像一条毒蛇一样纠缠在他心里。 更多 >>

鬼爷爷

有一个叫黄三的人,据说他小时候眼明能见鬼。有一年夏天的晚上,月明星稀,黄三和家里人在一起吃饭,突然他看到爷爷身边正坐着死去多年的奶奶,并且他奶奶也拿着馍,吃着爷爷菜碗里的菜。由于他年龄小,还不知道害怕,以为是奶奶又活过来了,就冲着爷爷身边喊奶奶,可是喊了几声,只见奶奶只顾吃爷爷碗中的菜,也不理他。 更多 >>

人间怪谈

去年夏天,舅妈让我回老家帮忙主持舅舅坟墓迁移之事。舅舅葬的那座山,我们老家政府要开荒进行招商引资。舅舅死得早,舅妈一直守寡到现在,膝下无子女,我这个外甥乐于充当其“儿子”。那天,我们在道士的指导下,抬出极度腐烂的棺材时,我、舅妈和妈妈顿时晕厥——舅舅的骨架呈侧身状,膝盖骨顶着棺材边缘,并断裂。 更多 >>

被偷走的脑洞

“那个人,又来了!”安阳的声音从手机传来时,我的心咯噔一下,坠入万丈深渊。安阳追问:“你在笔记本上写的那个故事,是不是叫《自杀前一夜》?”我忙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记录小说灵感的日记本,翻到三天前,我写下的那篇日记,标题赫然是——“自杀前一夜”! 更多 >>

微故事:酸菜

孙文突然变得阔绰起来,不光衣服都换成了名牌,还买了最新款的苹果手机,听人说是在校内卖起了酸菜。李乐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:其它的商家月收入最多两千,孙文一身行头的零头都不止这个数。 更多 >>

红泳帽

张磊坐在湖边的躺椅上,看别人游泳。湖里有五个人,三个女人,两个男人。那个年长的女人比较胖,另外两个年轻女孩的身材都不错,赏心悦目。 更多 >>

短小故事之鬼投胎

徐州的王怡说,他有一个叫李应的朋友,胆子特别大,爱喝酒,有一次邻村有人结婚,他多喝了点,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一个人走在路上,忽然对面走来一个人,李应一看,这不是他死去多时的堂叔吗,虽然知道这是鬼,但是他一点都不害怕,便借着酒劲问他堂叔去哪里,他堂叔见李应能看见自己,特别惊讶,便对李应说,我要去东乡村投生,并交代李应,让李应去他家找他堂哥,他死时没有交代,自己放在房梁上还有十两银子,因自己投胎这家比较贫困,如果以后他的今生要考取功名,让他的儿子一定要给予帮助。原来李应的堂叔是个老秀才,一生志在考科举。李应 更多 >>

易城隍

段青岩乃钧州东十里人氏,生性聪慧,自幼苦读,却连着两回乡试落榜,这年又东拼西凑,好歹弄了些资川,恰逢母亲又病倒床榻,照顾母亲痊愈之后,急匆匆省城赴考。时值八月,天气不甚炎热,途经固县时,段青岩为节约行程,向乡民打听近路,不料失了方向,天色已晚,就栖身在一条河道旁,打算就此蜷身过夜。 更多 >>

猜你喜欢